白芥子小说江山许你-白芥子小说

  梁祯祝云瑄小说叫《江山许你》,作者:白芥子,提供梁祯祝云瑄小说阅读,结局非常精彩,荡气回肠。梁祯祝云瑄小说精选:梁祯便趁着夜色漆黑上了御辇来,祝云瑄正端坐在车内闭目养神,听到动静并未睁开眼睛。胆子这么大,敢不经传唤爬上御辇的,也只有那一人。梁祯将手里的暖炉塞给他,顺口问道:陛下面色苍白,眼下还有乌青,可是昨夜没睡好?

  《江山许你》在线阅读《江山许你》内容精选:

  春去夏至,秋过冬来,景瑞元年冬日的第一场大雪落下时,正是这一年的冬至日。皇帝要在这一天行祭天大典,这是祝云瑄登基的第一年,因而这场祭天仪式更显得格外重要。

  丑时二刻,天色最黑的时候祝云瑄便起了身,寝殿里的灯都点了起来,十数太监伺候着他洗漱更衣。祝云瑄面有疲色,浑身都不得劲,昨夜他只囫囵眯了一小会儿,夜里天骤然冷了,便是这寝殿里有地龙又点了数个火盆他依旧翻来覆去冷得睡不着,这会儿一起身便觉得嗓子疼得难受,昏昏沉沉的,大抵是又受了风寒。

  高安跪在地上给他系腰带,听到祝云瑄低声咳嗽,担忧道:“陛下,要不传太医来瞧瞧,先喝了药再去吧?”

  车队刚出了宫门,梁祯便趁着夜色漆黑上了御辇来,祝云瑄正端坐在车内闭目养神,听到动静并未睁开眼睛。胆子这么大,敢不经传唤爬上御辇的,也只有那一人。

  梁祯将手里的暖炉塞给他,顺口问道:“陛下面色苍白,眼下还有乌青,可是昨夜没睡好?”

  祝云瑄不答,梁祯便自顾自地伸手过去捏了捏他的手心,果真是一片冰凉:“这些宫人是怎么伺候人的,幸好臣带了暖手炉来。”

  他说着又去捉祝云瑄的腿,祝云瑄终于睁开了双目,蹙着眉不耐望向他:“昭王要做什么?”

  梁祯笑了一笑,给他绑上护膝,遮在了衮服里头:“外头冰天雪地的,一会儿祭天式估摸着要好几个时辰,跪那么久陛下这膝盖怕是受不了。”

  梁祯很不以为然:“这怎能叫偷懒耍滑?谁说戴上护膝就是不诚心了,陛下什么时候变得这般迂腐了?”

  见祝云瑄依旧面有不豫,梁祯又道:“陛下您且放宽心,您既是天子,老天爷定也不忍见您这么受冻遭罪的,更何况,外头那些个官员,哪个腿上没戴上这个,也只有您会这么实诚。”

  祝云瑄闭了闭眼睛,他如何不知这些,先帝在位时他们这些皇子每次跟来祭天,谁不是全副武装想尽办法用着各种法子驱寒和偷懒,且从前他最擅长的就是这个。只是今时不同往日,如今坐在帝位上的人是他,祭天的也是他,他这个皇位本就是偷来的,多少双眼睛从旁虎视眈眈地盯着,登基这一年来他没有一刻是能真正感觉到心安的,只想着或许自己诚心一点,便能求得多一点上天庇护、神明保佑。

  梁祯却一眼看穿了他的心思,一边给他绑护膝,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求天求人不如求己,陛下何必那么看重神明。”

  梁祯抬眸望向他,眼中笑意愈深:“臣不信天地不信鬼神,臣只信自己,陛下若是愿意,亦可信臣。”

  梁祯也不再烦着他,陪他坐了一阵便下了车去,祝云瑄心绪复杂,犹豫许久,还是叫了人上来,帮自己把那护膝给解了。

  卯时,太和钟声起,祝云瑄下辇,穿过天坛南面正门,一步一步走上圜丘祭天台,钟声止,鼓乐声起,祭天大典正式开始。

  祭天台上天灯高悬,燔柴炉内升起了烟火,烟云缥缈中,皇帝率王公宗室、群臣百官先拜昊天上帝牌位,后至祖宗配位前上香叩拜,再回拜位,对诸神行三跪九拜之礼。

  寒风刺骨,大雪一直未停,纷纷洒洒地落下,祝云瑄的冕冠、衣肩上俱是雪花,他的肩背却始终紧绷着,一丝不苟地完成每一项动作。

  这还只是开始,祭天仪式隆重繁琐,需要不停地反复跪拜、献礼,出不得半丝差错。梁祯跪在诸王之中,望着祭台上那瘦削单薄的身影一再地重复俯身、叩拜,不由地微蹙起眉。

  待到他又一次起身,往诸神位献爵时,一直紧盯着他的梁祯很明显地看到,祝云瑄走动时身形趔趄了一下,爵杯中的酒洒出来了一半,好在众臣都垂首跪在地上,未有别的人注意到。

  一场祭天大典足足花了两个时辰,近晌午才结束,返程时祝云瑄已然冻得浑身都没了知觉,回宫之后几乎是被人搀扶着进了甘霖宫,刚进门就晕了过去。

  太医匆匆赶来,施了针祝云瑄才转醒过来,一睁开眼睛便看到梁祯眉头紧锁着坐在一旁望着他。

  “臣不放心陛下,便过来瞧瞧,一来就听人说陛下又晕倒了,太医说您受了寒,起了热,须得好生卧床休养。”

  梁祯说着摇了摇头,以前没做皇帝时祝云瑄并没有这么娇弱,如今倒是好,时不时的就要病一场,这身子骨是越来越差了。

  祝云瑄还想说什么,下头的人进来禀报,说是显王带着一众宗室都在外头候着,催促陛下尽快动身,时候已经不早了。

  他竟然昏睡了快一个时辰,下午他还得率宗室去太庙祖宗神像前行恭谢礼,已经快到时候了。祝云瑄立刻沉声吩咐人:“扶朕起来更衣。”

  梁祯靠过去制止住了他的动作:“陛下,您这副样子还要去太庙吗?不如改日吧?”

  祝云瑄自是不肯,梁祯劝道:“您这副病恹恹的样子祖宗们见了也不会高兴,不若晚个两日,等您病养好了再去,您现在还走得了路吗?”

  祝云瑄面露犹豫,梁祯低下声音,又道:“总归,先帝他老人家怕也不想见您。”

  闻言,祝云瑄的眸光闪动了一下,黯下了神色,沉默片刻,吩咐高安:“去跟他们说,朕身子不适,让他们回去吧,择日再行恭谢礼。”

  高安领命去了外殿,不多时外头便传来阵阵吵嚷声,显王的声音尤为突出,正大声嚷道:“陛下,祭天过后拜宗庙是太祖皇帝起就定下的规矩,您不能不去啊!”

  祝云瑄瞬间冷了神色,梁祯挑了挑眉,有太监满脸为难地进来禀报,说是显王带头,那些宗室王爷都跪在外头,恳求陛下无论如何今日也一定要去,不要坏了祖宗规矩。

  “显王说……说陛下您这样是藐视祖宗是不孝,还说您若是不去,他就跪在外头不起来,高公公正在劝他们……”

  那太监说完,脑门上的汗都下来了,垂着头不敢看祝云瑄,梁祯一声嗤笑:“这老匹夫,还倚老卖老上了,拿祖宗规矩来压陛下,他也配?”

  梁祯颇不以为然:“陛下何必理他们,那些个老家伙不过是耍嘴皮子,故意想要下陛下您的脸面而已,他们养尊处优惯了,便是要跪又能跪多久?怕是不到两个时辰便自觉没趣,不用您劝自个就起身了。”

  祝云瑄不言,垂着眸,眼中情绪翻涌着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半晌之后,他自嘲一笑,道:“伺候朕起身吧。”

  下头的人伺候着他重新换上衮冕,梁祯笼着袖子在一旁看了一阵,走上前去,接过了太监手中的革带:“本王来。”

  将外裳捋平,梁祯望向面前低眉顺眼的皇帝,抬手抚了抚他的脸:“您午膳都未用,就要去太庙?”

  祝云瑄摇头:“来不及了,总不能真让外头那些人一直跪着,传出去明日满朝文武便都会知道,朕是不敬祖宗之人。”

  祝云瑄不再说了,这个世上有几个帝王能不介怀骂名,不在意千秋之后后世如何评说,他不是梁祯这般落拓潇洒之人,自然做不到恣意妄为。

  见祝云瑄面色黯然,梁祯贴近他耳边,低语道:“陛下不必烦愁,欺负您的人,终有一日臣会帮您一一欺负回去,您等着就是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andrinteam.com/baijiezi/12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