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效简便良方全文阅读_奇效简便良方免费阅读_百度

  窃思扁卢和缓,代有名医,石室金匮,夙传秘制,方书流布,几至汗牛充栋,美不胜收矣。第药多出于汤头,材必购诸肆市,其有荒村野老,山谷穷民,日暮黄昏,猝患剧症,鲜有不束手而待毙者。余友丁君幼香,念切 情殷,胞与手集《极验良方》一书,理尚简明,法取成效。其中药物如白米红盐,无家不备,牛溲马勃,尽人能知,洵济世之良方,救人之妙术也。今将寿诸枣梨,公诸同好,吾知四方乐善诸君无不悦。是书之简而且明,惠而不费,定能照方施送,惠布穷檐行见,僻壤遐陬,膏肓悉起,齐民编户,诊盘潜消,庶不负幼香三十余年集腋成裘之苦志也,予故乐得而为之序。

  余性不好弄,惟遇诸书之可记者记之,而于经验医方尤喜抄录以济人,故相识者亦多以良方见示。嗣奔驰齐鲁燕赵,周历塞上,垂三十年,会而萃之,方以千数,根据法施治,无不因证奏功,以故求方者日益多。光绪戊寅,游辽东适朱北园明府,许晋斋上舍见之,极为叹赏,二君素擅岐黄,以为诸方内有不可思议之妙,非凡手所能梦想者。因思通都大邑,不乏医生药肆,而僻壤穷乡,则往往束手无策,更有为庸医所误者指不胜屈,因选屡验而极简便者若干方,厘为四卷,付诸剞劂,以广流传,而拯疾厄云尔。 光绪庚辰仲夏叙于蕉雨山房会稽丁尧臣识

  是书所选诸方,均系经验神效无比,原意为乡间而设,故并无贵重之药,多系眼前常用之物,易于购置,盖用药只须对症,原不必贵重之品方可治病也。切勿因其平易而轻视之,妄行增减,转致贻误。 是书有一症多至数方及十数方者,缘恐症发之时,适无是药,故重载数方,以备临时择用。

  遇症觅方,须细心翻阅。如头面身体等处疮毒,俱列在痈疽门;伤寒时疫、癫痫中风、痨症吐血、呃逆反胃等症,俱列入杂症门;乳吹在妇女门;乳痈在痈疽门; 疮在四肢门;喉痈喉蛾列喉舌门。以类相及,余俱仿此,他未条分识者谅之。

  是书无论城乡贫富,皆宜家置一部,以备仓猝之用,利人利己,是以镌竣,后将原版存于刻字铺听人随时刷印,所需纸张工价无多,有同志者,尽可广为刷印施送,较之送善书经卷,功德何如,识者自知。若能翻刻俾流各省,则济人益普,阴 更无涯矣。

  是方之印,既本于仁心,必使人物咸遂其生,凡选方间有伤害物命,以治疾者,于心终有不忍,望患病者务须先用他法疗治,如不得不用,可取死物应之,己求保生,转而害生。

  是书于闲暇之时,宜随时翻阅,知某疾以某物治,某病以其法去,留心记忆,或预蓄,或传说,一遇危急,即与拯救,寿己寿人,所关岂浅先哉。

  壁钱窠(即白喜子窠),抱过鸡子壳(又名凤凰衣),麻油香油(均系芝麻油),小蒜(即山蒜,又名薤白,即薤也),蒜(即大蒜),丝瓜(又名线瓜,亦名水瓜),蚯蚓(即地龙,又蛐),地蚕(即蛐 ),无名异(即漆匠用以搅漆之物),荸荠(又名地力),鸡肫皮(又名鸡内金),猪脂(即猪板油),锅底黑(即锅底煤,又名百草霜),燕窝泥(即燕子窝中泥),松毛(即松树叶),滚水(即开白水),灯心(即灯草),糯米(即江米),灶心土(名伏龙肝),蝼蛄(即土狗,又名拉拉蛄),花黄菜(即金针菜),凤仙花(即女儿花,亦名指甲草,南方曰凤女花),黄酒(系绍兴酒,如无以本地黄酒代之,单称酒者皆是),米泔水(即淘米水,大米者佳),菜油(系云苔菜子油),王瓜(与黄瓜不同,形如朱红柿,嫩时绿色,后红赤,皮薄子如辣椒,俗名气包),丝棉(南方曰棉子),核桃(即胡桃),清油(好芝麻油也),圆眼(即龙眼,又名桂圆),黑料豆(非黑大豆马料豆也,形如猪腰),饴糖(即饧,俗名祭灶糖),明矾(即白矾之亮者),南瓜(北人呼为窝瓜),雄鼠粪(须认两头尖者是),江子(即巴豆),红薯(又名蕃薯),水蓼(即蓼花,有红白二种,南方呼作辣蓼,俗名狗尾巴花),五谷虫(即粪蛆),仙米(即粳米),筱麦(即荞麦),菱角(即菱),头垢(即头发中泥),盐蛋、灰蛋(皆腌蛋也),棉絮胎(旧棉花也),菘菜(即白菜),橄榄(与青果同),白鲞(即黄花鱼干),水仙子(即水蓼花子),月季花(俗名月月红),万年青(花名,丛生叶长深黑色),蛤蜢(即蚱蜢),蒜瓣(即蒜头),烟管(北方呼为烟袋),蟑螂虫(即搔蛱子),虾酱(北方之卤虾酱),肥皂(即系皂夹),鸡子(即鸡蛋)。

  (凡风头痛若不吐涎久则瞽目),炒瓜蒂五钱,赤小豆五钱,共研末温浆水调服二钱,取吐为度。

  生杏仁捣烂,以鸡蛋白调匀,捻成煎饼,至夜洗面后敷之,清晨洗去,数次愈。 或鹿角灰香油调搽。

  腮颊热肿 赤小豆末和蜜涂之,或加芙蓉叶末亦妙。或丝瓜烧存性,研末,清水调搽。时行腮肿,柏叶汁调蚯蚓泥涂之。

  热牛粪敷头上,用白布包紧,快走十里,如头上痒,更要快走,不可停步,亦不可擦动,候痒止解下,粪上有细白虫即愈。

  嫩枣树皮一大把,砍作尺余长,满插净瓷瓶内(勿令到底),上面以火燃之,下面流汁水,先用温水洗头,后将此汁搽之,即生发矣。

  桑枝烧灰淋水洗。面上似癣非癣似疥非疥(不急治延及遍身不救) 鹌鹑粪、鸽子粪、胡桃壳,共熬汤热洗(忌羊鹅鱼虾等物一月)。

  姜醋加紫苏水,食数日愈。口鼻中气常出不散,凝如黑盖,过十日后渐至肩胸与肉相连,坚如铁石。泽泻煎汤,日饮三盏,连服五日愈。

  或胡麻油作煎饼,枕卧亦出。 卷一 耳目 蛆虫入耳 杏仁捣如泥,取水滴耳中,非出即死。或皂矾掺。 卷一 耳目 蚁入耳内

  穿山甲烧研末,调水灌入即出。或将耳扯动即出。 卷一 耳目 百虫入耳 雄黄草纸卷,燃烧熏之。

  耳中有核如枣核大,痛不可忍 烧酒滴入,侧卧半时,即钳出。 卷一 耳目 耳聋 或口噙甘草一枚,耳塞甘遂二块,立效。

  又方 盐三五升,蒸热裹青布,枕,冷则再换,立效。或葱白汁滴入,痛甚者磨铁刀水滴入。

  卷一 耳目 耳中有物不可出 弓弦或麻绳,将头处打散,涂好胶粘着其物,缓缓引出。 卷一 耳目 诸虫入耳 猫尿滴耳中即出(姜擦猫鼻即尿)。或葱汁或香油滴亦出。

  耳痈蝉蜕、蛇蜕各一钱,血余( )二钱,胭脂( )二块,硼砂七分,冰片五分。

  菖蒲根,洗净,捣取汁。先用棉锭将耳中脓水捻净,后将蒲汁灌入,荡洗数次,愈。

  卷一 耳目 耳中斗出 杏仁炒令赤黑,研成膏,棉裹纳耳中,日三四换。或乱发裹塞。 卷一 耳目 耳痛出水

  卷一 耳目 黄豆入耳 鹅翎管,截长二寸许,去其中膜衣,留少许于一头,以有膜之头入耳中,口吸气即出。 卷一 耳目 耳底肿痛时流脓血

  大木鳖一个,用醋一小钟,以粗瓷油腻盘底,研如稠米饮式,临睡滴耳内,次早即愈,余垢亦自吹出。 卷一 耳目 目赤生翳 古钱一文,盐一匙,同研筛过节细,点眼中自消。

  又方 每早洗面时炒盐擦牙,凉水漱口吐手中洗眼,仍以洗面水多洗两眼,日日如此,永无目疾。

  又方 白菜汁点之。或磨浓墨点之,灯草展出。 卷一 耳目 离物入目不出 左手指甲,刀削末,灯草蘸点一二次即出。 卷一 耳目 麦芒入目

  青矾(炒)三钱,黄土六钱,共为细末。井花水调作二饼如眼大,先用水洗净眼,次用纸贴眼上。后将药饼贴纸上,令患者仰卧,用清水润饼,干再润之,二三时痛止肿消。或瓦松捣烂摊纸上,贴眼泡上,干再换。

  又方 豆腐贴之亦可。凡眼白略红,急用蓝棉线三寸,扎中指根,男女皆左手,不能害眼。

  卷一 耳目 卷毛倒睫 无名异为末,掺卷纸燃点火吹灭,以烟熏之,毛自立起,摘去卷毛,用虱子血点入眼中,数次即愈。或青盐火 ,以碗合地上出火气,研细,每五分钟热汤半盏泡温服。或冬天壁上干苍绳研末,时向鼻内嗅之。(切不可将毛拔去,拔后重出,毛更硬更卷,为终身

  卷一 耳目 睛垂至鼻 痛不可忍,或时时大便出血痛,名肝胀 羌活煎汁,服数盏愈。或熏洗或烧烟熏

  卷一 耳目 目中泪出 盐点目中,冷水洗数次瘥。或泪出不止,黄连浸浓汁渍拭之。

  雪白盐(净器内生研如尘),以大灯草蘸盐少许,轻点翳上三次愈(并不痛,并能去星)。

  五倍子末,蜜水调敷眼胞。或每日望井中周遭三遍,出火气。 卷一 耳目 去眼中星

  荆荠、铜绿、明矾、盐各一钱,乌梅一个,杏仁(去皮尖,捣如泥)三钱。共研极细碎,用黑绸包扎,开水冲洗患眼,每早晚三四次,不间断,十五日全愈。

  毯子一块(不新旧论),瓦焙灰,地上放一夜,研细香油敷。 卷一 耳目 目赤肿痛

  生姜一块,洗净去皮,用古钱刮汁点之(初点颇痛,点后即愈)。或自己小便乘热用绸帕蘸洗。(小便去头尾不用)

  老麻雀屎(男用雄屎,尖而立者是;女用雌屎,圆而倒者是),研细以甘草水泡一夜(去水去渣),焙干,和初生男儿乳,用灯心点之即消。

  鲜色铜绿三钱,研末,以生蜜浓调涂粗碗内,用艾叶烧烟,将碗覆艾烟上熏之,至铜绿焦黑,取起冷定,以人乳调匀,饭上蒸过,搽之神效。

  白眼忽黑毛发坚如铁,能饮能食,而不能言,其形如醉(此血溃症也) 五灵脂二钱,研末,酒冲服。

  眼胞生珠生菌,坚凝不痛 取过江蜘蛛丝缠之即落。(蜘蛛牵丝搭过屋者,谓之过江) 或樱桃 卷一 耳目 眼珠缩入

  最粗牛膝一段(约长二寸),本人自己嚼烂如泥(左眼右牙嚼,右眼左牙嚼),吐出搓丸,塞于两眼角,其泪流必出多,少刻泥沙裹药而出,虽肿痛欲瞎,立效。

  好墨磨浓,用新笔蘸黑点眼角内,闭目片时,其丝自然成块,用手轻抹即出(墨汁并治杂物入目,兼可散翳)。

  又方 滚水一杯,入盐少许,明矾三钱。将舌尖浸水中,片刻其丝自落水中。或火麻仁一合,捣碎,井水一碗泡半刻,搅匀。将舌尖浸水,涎沫自出,愈。 卷一 耳目 拳毛倒睫 木鳖子一个(去壳),为末,绵裹塞鼻中(左眼塞右,右眼塞左),一二夜愈。或五倍子末,蜜调敷眼皮上。

  一妇双目失明,梦观音大士云念诵能伏灾风火,并明照世间二语,至百遍即愈。后有诵千遍不效者,虔心斋戎,诵至数月,双目亦明。

  耳疳并治震耳、缠耳、 耳、风耳 抱过鸡蛋壳内白皮,炒黄研末,香油调灌耳内。或发灰末,每一钱加冰片七厘,研末,吹少许入耳。 卷一 耳目 耳内生粒

  蚯蚓粪为末吹(用香油调搽亦可)。或黄柏五钱,马齿苋一两,共末敷。 卷一 耳目 蚂蝗入目

  卷一 耳目 飞蛾入耳 用铜器耳边敲打自出。 卷一 耳目 诸虫入耳 桃叶作枕枕之,虫自鼻出。或以火熨桃叶,卷塞耳门。

  夜间虫入耳中切勿惊叫,宜点灯端坐,耳向火光,旁人暂避,自出。又用手紧闭耳鼻口,惟虫入之耳不闭,自出。 卷一 耳目 绝妙眼药

  端午采杏树叶一百片,水两汤碗,煎后露三宿,去叶,将水收存,遇症洗之。(无恙者洗之亦明目)

  卷一 口鼻 口臭难闻 真藿香常噙口中即解。或每夜临睡,含荔肉一个,次早吐之。

  又方 白矾烧末,猪脂和绵裹塞之,数日息随药出。 卷一 口鼻 鼻中生疮 桃叶嫩者,杵烂塞之,无叶用枝。或苡米东瓜,煎汤当茶饮。(参看疮毒门)

  又方 用大蒜一个去皮,研如泥,作饼如钱大,左鼻血出贴左足心,右则贴右,两鼻血出贴两心;或白芨末唾津调涂鼻上山根处;或黑栀、甘草,等分为末,吹入鼻孔;或 龙骨末,或火烧莲房吹之;或萝卜、藕汁、车前草汁滴入;或石榴花瓣,或墙头苔藓塞之;或尿壶烘热向鼻吹之。

  老刀豆慢火烘干为末,酒冲三钱,不过三服即愈。或丝瓜藤近根处三五寸, 末,酒调服;或老丝瓜,去皮去子,以筋 末,酒下;或荔枝壳 末吹(头面门亦有方)。

  卷一 口鼻 鼻痔 瓜蒂、细辛等分为末,绵裹如豆洗之,三四日黄水滴尽,愈。

  卷一 口鼻 鼻毛长出 昼夜长至二三尺,渐粗圆如绳,痛不可忍,摘去复生,此因食猪羊血过多所致 生乳香、硼砂各一两,研末,饭丸梧子大,早晚开水送服十丸,自落。

  屏风上故纸烧灰,酒服一钱即止。或草纸折十余层,井花水湿透,分发贴顶心,以热熨斗熨,令微热愈。或青苔放囟门上,向壁顶住立止。

  又方 生栗子衣,阴阳瓦焙灰研末, 鼻即止,久 除根。如久不止,诸药不效者,以大白纸两张,折十数层,冷水浸湿,贴顶中,以热熨斗熨之,至纸张有一二层干即止。或以乳头对鼻孔挤乳汁入鼻内立止,或线扎中指根(左扎左,右扎右)。

  名鼻疳 五倍子,烧存性研末,黄蜡猪油和匀敷。 卷一 口鼻 鼻内生虫 韭菜子烧烟,鼻熏之,引虫出净,愈。或明雄黄研末,向鼻时时熏之。

  每早盐擦牙噙水漱口,后吐手心洗面,月余自愈。或荞面烧灰存 卷一 口鼻 口唇肿黑痛痒不可忍 大铜钱四个,石上磨,猪油频擦。

  卷一 口鼻 口角生疮 燕子窝连泥带粪研末,香油调搽。或砂仁壳焙末敷,或饭气水搽。

  新白布作卷(如酒杯大),燃烧放刀口上,俟刀口汁出,取汁搽之,日搽十余次,并以青布烧灰冲酒服。或五倍子、诃子肉,等分为末,香油调敷。

  青皮烧灰,每服二钱,酒下,外以此灰调猪油敷。 卷一 口鼻 口臭 大黄烧,研末擦牙。

  鸡肫皮,勿洗, 为末吹喉。或锅底煤,水丸桐子大,新汲水灌一二丸。(此治肿胀不通,水食极效)

  卷一 喉舌齿牙 喉闭乳蛾 鸡肫皮勿洗,烧干为末,竹管吹之,立愈。或巴豆一粒,不拘何物,包好塞鼻,男左女右。

  卷一 喉舌齿牙 锁喉 白菊花,连根叶捣汁灌下,立愈。或乌梅七个,柿饼蒂十四个,煎汤漱。一切喉症 扁豆汁或悉尼汁服之皆效。萝卜菜或酱或盐蒸吃,可无喉患。

  急将两臂以手往下勒数十次,取头油绳扎大姆指头,以针刺少商穴(穴在大拇指甲两边离一寸),男左女右,重者针两手。或马庇勃吹之,如失音,生萝卜汁入姜汁同服。

  卷一 喉舌齿牙 咽喉肿闭 白矾三钱,慢火熬化,入研碎巴豆肉二粒,候干,去巴豆用矾吹喉,出痰愈。如失于急治,止有余气者,用巴豆肉丝穿之,纳入喉中,少顷,牵出即醒。

  家麻皮(韭菜叶宽),剪切七节(每节一寸长),用旱烟袋烧燃,当烟吸食即破,未破再吸一次。

  卷一 喉舌齿牙 单双蛾喉闭 黄瓜开头去瓤一根,火硝、生白矾各三两,为末装瓜内,挂风檐避晒,待干,出白霜,扫下研细收瓷瓶吹之。(有用西瓜者,每瓜一斤,硝矾各二两,开头瓜盖仍须签好)。(此方虚火喉痛忌用,并治大疮热毒敷患处,目病和人乳点均效)

  猪牙皂七根(去边),水二钟,煎六分去渣,入蜜少许。或鸡子清少许,温服,即吐出痰。外用米醋调皂角末,涂颈并下颏,干再换,有乳蛾自破。

  蓝靛入猪胆内,扎紧,挂在不见日无烟火雨不到之处,一年取下,研细末,瓷瓶收好,遇症用少许,加冰片同研吹之。(统治咽喉诸症,仁者宜配之济人)

  独头蒜塞鼻中自出。 又奇方 用冷水一满碗,以中指蘸水,向患人头上悬空画圈,口中默念龙化水,不拘遍数,将水倾泼即化。

  卷一 喉舌齿牙 铁针误入咽喉 旧笤帚 存性,研末,每服三钱,黄酒下。或胡豆韭菜同食,针自大便出。或糯糖一斤食之。或剥新炭皮研末,和粥多食(炭屑裹针自大便下)。(参看急救并小儿门)

  卷一 喉舌齿牙 骨鲠 朴硝煎汤饮之,或威灵仙亦可。或艾叶煎酒服,或栗内衣烧灰服。

  灯草数茎缠指甲,就火熏灼,俟黄燥,将二物研细,加臭虫十个,同捣为末,吹患处数次。

  醋和百草霜(系烧草之锅底烟煤),敷舌上下,脱则再敷。 卷一 喉舌齿牙 重舌肿胀

  铁锈锁烧红,打下锈研末,水调一钱,噙咽。或茄秧尖七个,加盐捣敷。 卷一 喉舌齿牙 木舌肿强

  糖醋时时含漱,或针刺舌下两旁,血出消(切勿刺中间,则血出不止,醋调锅底烟涂则止)。

  卷一 喉舌齿牙 舌忽肿大 蒲黄研末掺。 卷一 喉舌齿牙 舌长过寸 冰片一钱,朱砂一钱半,研末猪胆调搽。或川连四煎浓汁浸舌。

  卷一 喉舌齿牙 舌无故出血 炒葵花,研末搽。或赤小豆一升,捣烂水煮,每服一盏。

  凡此症猝然舌大,咽喉闭塞,实时气绝 急用皂矾,新瓦上 红,放地上候冷研末,以钳拗开牙关,将药频擦舌上,再用百草霜三钱,酒调送下。

  卷一 喉舌齿牙 舌肿塞喉 朴硝、白矾,共为末搽之。或白矾五钱焙红,俟冷研末,搽舌上。

  卷一 喉舌齿牙 重舌龈 重舌乃舌下生舌;重 乃上 皮重如水泡;重龈乃牙床起肿

  皆用大针刺患处及紫脉,令出恶血,以生蒲黄末擦之。(并治舌肿满口及舌下牵膜,小儿亦治)

  塞口则杀人 红芍药、甘草,煎水热漱。或蓖麻子,纸上压取油,将纸烧烟熏舌,若舌上出血,熏鼻中即止。

  又方轻粉少许,大蒜一枚,捣烂敷大指下凹处(在前面近脉处),左痛敷右,右痛敷左,俱痛俱敷即效。惟敷右必于敷处起一小泡,须挑破揩尽水,否则小泡须小痛数日,此仙方,可断根。 卷一 喉舌齿牙 风牙疼痛

  枸杞根白皮,煎醋漱之,虫即出。 又方 韭菜子烧熏牙,虫亦出。 卷一 喉舌齿牙 牙齿日长

  又方 马齿苋嚼汁含之,或黄豆渣(豆腐店取过黄豆酱之渣)敷之。(此治牙缝出血第一方)

  芥菜杆烧存性,研末敷之。或萝卜子十四粒,生研,乳汁调和,左痛点右鼻,右痛点左鼻。

  卷一 喉舌齿牙 牙疳 毡片(不拘红白)烧存性一钱,枯矾一钱,取尿桶底白域钱半烧过,共研末搽之。

  五倍子末,冷水调敷腮颊。或丝瓜烧存性,存末搽;或苋菜根烧灰敷。 卷一 喉舌齿牙 牙血肿痛

  川椒(炒出汗)、蜂房(炙),每二钱水煎数沸,热漱。或五倍子煎浓汁含漱。或雄黄末和枣肉为丸,塞牙缝,日换数次。

  (牙根破烂,甚至牙骨通身脱落) 明矾生六钱、熟三钱,明雄黄一钱。共研细末(药名金素丹),掺绵纸上,卷成纸燃塞牙边,久塞可保不脱,饮食时去药条,日换数次。

  卷一 喉舌齿牙 满口牙齿出血 枸杞末煎汤漱咽,或马粪(烧灰存性)搽,或嚼萝卜含,热则吐换。

  凡人将老,初落一牙,取付瓦上焙枯,研细敷满口牙上半日,再行吞下,可保余牙永不脱落。

  男子从鼻梁中心寻至头顶,妇女则从后胸寻至顶上,小儿则看两手虎口,如有水泡红子,即用银针挑穿,喉蛾即破。忌见灯火。一面用老蒜捣烂(如蚕豆大),敷经商穴(在大指下手腕处寸脉后),男左女右,用蚬壳盖上扎住(用别物盖亦可),片时起一水泡,银针挑破,将水揩净即痊。或将头顶心法上用姜擦红,或皂角(虫蛀者不可用)研末,醋调服一钱,重者用一钱五分。或用鹅毛蘸药入喉搅动亦可,并敷喉外,干则随换,少时吐出痰涎即愈,此喉风喉痹第一奇验方也。或鹅毛粘真桐油一分,搅喉取痰。(皂角方兼治内外缠喉风并锁喉风)

  生附子(切片)涂白蜜,火炙透黑收存,临用取如绿豆大一粒,含口内,咽津。此林屋山人秘法,虽暑天亦宜用,切勿迟疑自误。喉肿心痛,闭目不语,起首脉散牙紧发慌,手足麻木,此名朱砂症(又名心经疔,非喉风也) 急用红纸捻烧照前后心,见有红点,用银针挑破,内有红筋挑出(如无红点,少刻再看,或服药后再看必有),挑破处用常往来门脚泥涂敷,立愈。

  土茯苓煎汤,时时服之,忌茶数日,愈。或食樱桃数十粒(无鲜者,蜜饯者亦可,此仙方也)。

  头胎黄牛粪,放新瓦上,并用瓦盖,周遭用文武火 至烟尽,存性(连瓦取下,用盆盖住,候冷研末),缓缓吹喉。

  重重叠叠肿起,不痛,多日方有臭气透出 臭橘叶煎服数次。或绵裹筷头,蘸盐,

  此非喉症,乃是鼻中生一条红线,如发,悬一黑泡,大如樱珠,垂挂喉门,如刀针

  急取活土牛膝根独条肥大者(生草药店或有),捣汁,以好醋四五滴和匀滴入鼻中,三二次线断珠破,吐出瘀血,愈。或针刺手腕中紫筋,或刺少商穴(在两手大指甲旁靠里角一韭叶许),出恶血神效。

  半青半黄梅子,每个用盐一两(盐少不效),腌一昼夜,晒干再腌,再晒,腌至盐水尽为止。每用青铜钱三个,夹盐梅二个,麻线捆住,装瓷罐内,封口埋地下,百日取出。每用一个含口中咽汁入喉,半刻即消。收一年者佳(越陈越好)。

  后颈窝处搽油少许,用铜钱一文刮之(如刮痧样),要顺刮(切忌倒刮),其痛稍缓,以便乘势进药,轻者不药亦可。或生附子末(用吴萸亦可),热醋调敷两脚心(不论实火虚火皆妙)。

  咽喉不通,牙关紧闭,不省人事 巴豆(捣烂绵纸包,压取油作捻,点燃吹灭),熏鼻中,使气入喉,取涎血。

  平时取新鲜藕节(烘干),用盐腌好封固,遇有喉痛者,嚼汁咽之,神效(阴虚喉痛更妙)。

  又方 萝卜缨于初冬时摊在瓦屋上(挂在竹杆放露天下尤妙),经风雨霜雪至立春前一日收下,挂在无日檐下阴干,二三月时收下切碎,或酱或盐放在碗内,饭锅上蒸熟,在家常小菜食之,一家永无喉患,遇喉症煮汤服,甚效。

  新鲜槐花,新瓦上慢火炒熟,带身旁,随行随坐取一二粒放口内,咀嚼咽之,日久愈。 或生白矾炼蜜为丸。

  蜘蛛丝搓成线一条,打圈套在菌根上,其丝自渐收紧,收至极痛,忍耐片时,菌落血出,用锅底烟敷。或蒲黄末敷亦可。(舌下细粒如豆,此肺痈也 查痈疽门肺痈方治之。

  舌下生数尖或遍口生疮如莲花又如粟米(患此症者饮食减少,气喘生痰手足俱冷) 用针刺破。两尖者中间切不可刺,要紧。 卷一 喉舌齿牙 舌下肿痛

  蒲黄五钱,煎浓汁,去渣含口中,数次愈。 卷一 喉舌齿牙 舌下痰包 无杂色的白马粪,新瓦上焙干,研末,加好冰片敷之。

  荆芥穗二钱,皂角(要无虫蛀者四五夹,去皮核),炙焦,共为末,醋调涂肿处。(并治锁喉风内外缠喉风)

  墙垣上所生长生草(结红果者是,名金锁匙),煎水漱。(明世庙病喉,以此方治愈,后治诸人皆效)

  生萝卜皮贴数次,愈。一切喉症 端午午时取菖蒲根拌雄黄,用浓盐汤浸七日,晒干收存,遇症以一小块含口内,痰出愈。

  灯草炭(须装入竹桶内,将竹筒上火缓烤,令灯草成炭,不可令成灰),凤凰衣(焙存性),共为细末,吹患处。

  白芥子研末,水调敷。或白芥子五钱,炒研末,开水服。(虽年老虚弱百药不效者,三服除根) 卷一 身体

  腋下狐臭 每夜静用小便乘热洗。或姜汁频涂,或三年陈醋和锻石敷。 卷一 身体

  又方 刀豆壳烧灰研末,酒冲服。或八角茴香(炒研),酒服。或黑豆(炒热),布包熨。 卷一 身体

  抱出鸡蛋壳,烧灰为末,每服三钱,黄酒服。或松树子(一岁一粒,如粒少者,一二次服,粒多者数次服),烧研酒下。

  寒疝 铁秤锤烧红,冲黄酒热服。或薏苡仁加东方壁土,炒黄色,入水煮烂,放砂盆内研成膏,每日用无灰酒调服二钱。(囊大如斗者亦治)

  灶心土三升,研,炒热铺橙上,加撒川椒、小茴香末,将阴囊熏烫三次。或绵花子煎水洗。

  木瓜 存性,黄酒下,被盖卧出汗愈。或大黄和醋涂,或丝瓜叶(烧存性)三钱。鸡蛋壳三钱,温酒服。

  遍身痒入骨髓不可忍者 盐九钱,泡汤三碗,作三次服,每服一碗(探而吐之,三吐效)。

  腋臭 热蒸饼一枚,掰作两片,掺密陀僧细末一钱,急夹在腋下,略睡少时候,饼冷弃之。

  闪锉腰痛 神曲(一块如拳大),烧过红淬黄酒二大碗饮之。或葡萄干一两,酒煎服;或葱白捣炒,热擦之,再以生大黄末,姜汁调敷。尽量饮好酒。

  黄花菜根叶,晒干为末,每服二钱,入席下尘五分,食前米饭服。(参看杂症门水臌)

  大小茴香各一钱(炒),荔枝核五个,橘子核五钱,共炒末。红糖调服,三服除根。 卷一 身体

  丁香油少许,抹于脐内,再用笨汉汗透之鞋底,烤热熨之,久用最效。遍身麻木不仁 芥子末醋调搽之。

  名症疰 醋调燕窝泥敷,或杏仁炒黑。研烂敷。 毛孔节次出血,不出则皮胀如鼓,顷刻口眼俱胀(名脉溢症) 饮生姜汁一二盏。身上无故生蛆 蛇蜕末香油调搽。

  名血摊症,不速治,则溃烂脓出 急用赤皮葱烧灰淋洗,内服淡豆豉汤数盏,愈。

  自头麻木而下(至心窝即死),由足上麻(至膝即死)小孩粪(要干者),阴干(瓦上焙至烟尽为止),每服三钱,豆腐浆调服,或豆腐调亦可。或吴茱萸熟醋调敷两足心,周时一换,以愈为止。

  全书四卷,载方千数,分列为十八门。有头面、耳目、口鼻、喉舌齿牙齿、身体、四肢、胸胃心腹、杂症;妇女、胎产、小儿、痘疹、痧症霍乱、便淋泻痢;痔漏脱肛、损伤、痈疽、疮毒、中毒急救。

  京ICP证030173号京网文[2017]2863-327号©2019Baidu使用百度前必读平台协议企业文库广告服务百度教育商业服务平台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andrinteam.com/baijiezi/12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