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豆里的母亲读后感400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每一个豆荚里,都有好几个藏身之处。母亲变成了一粒黑豆,我们如何能找到她呢?

  母亲是49岁那一年变成一粒黑豆的。我们都知道,她一直想和我们玩一个捉迷藏的游戏。但是,她优柔寡断,割舍不下我们……最多,她就到邻居那儿哭诉哭诉,然后红着眼圈又回来了。

  爷爷和奶奶患了老年痴呆症,吃喝拉撒睡全靠她一人操持。爷爷和奶奶还要没来由地骂她。那些赶趟儿似的讨债人,母亲一个一个地去陪笑脸,而父亲躲了起来。她觉得很累……她说:我要到一个清静的地方去。

  母亲想去深山里的亲戚那儿去,但那儿也不清静。她能管住自己的手,但却管不了自己的心。她一次一次地说,但从来没有动过身。我们是她的孩子,她是她父母的女儿,而她还有丈夫,还有那些永远没有尽头的苦日子。她知道,属于自己的,是躲不掉、也推不掉的,她割舍不下……

  这一次,她是多么迫不及待啊。她从没想过豆荚里是最好的藏身之处。那些黑色的豆衣既能挡住她的目光、也能挡住我们的目光。她神秘地笑着,匆匆地跑着,躲了起来。50岁,她是等不及了……

  而我,在千里之外的地方读书。这两件事牵动着我的心,揪动着我的神经,但我不知道母亲的秘密……

  一百年的大旱,是积攒了一百年的绝望。母亲天天到邻居五婶家里哭诉:日子怎么过呀!五婶说:别人能过,咱们也能过。母亲不哭了,回家做饭、服侍老人、喂牲口、准备种籽……很多事都在等着她。

  龟裂的土地不愿接纳任何具有生命力的种子,也不肯作任何承诺。就连母亲的泪水,也濡湿不了一点点浮尘。

  之后,是一百年未遇的大涝。大雨就像母亲的泪水一样,没完没了地落,落得人心里发毛。小麦播种时节将逝,那些籽粒却播撒不下去。

  牛在安闲地反刍,那是母亲唯一的慰籍。母牛怀着犊,母亲像个天使一样呵护着它,即便父亲拿一根稻草敲打母牛,母亲也会和父亲吵架的。

  那些天,大雨倾盆。母亲不打伞,发疯似地去找邻居的五婶。跑了五六次,人家的门都挂着锁。最后一次,母亲去了,端着一碗黑豆。

  五婶后来告诉我;你妈像疯了一样,好多人都觉得奇怪。她和这个人聊聊天,与那个人聊聊天。热切地想看看平日关系不错的人。她说她要走了,要走了,什么也不管啦。这是前兆,前兆啊。五婶说着说着泪水落了下来。

  我不太相信迷信,一个人怎能未卜先知呢?如果此事发生在别人身上,我断然不信。这一次我是信了,彻底的。人是有预感的。爷爷临终前迟迟不肯合眼,就是想再看我一眼——他最疼爱的长孙。弟弟哭着说:爷爷临终都未合眼,他一次次地问,你哥回来了吗?

  那一天凌晨,雨住,父亲还在梦中。母亲悄悄起来,把母牛喂得饱饱的。因为要播种了,母牛还怀着牛犊,不让它吃饱怎么行呢?母亲在院子里的自来水那儿接水,想给母牛饮点水,不料,脚下一滑,咕咚,叮当……母亲倒下了,倒在泥地里……父亲听见异响,爬了起来……一切都晚了。

  她住进了黑豆里,想和她的孩子们玩捉迷藏的游戏。不过,这一次,她不再让我们打扰她了。她想清净。

  患了老年痴呆症的爷爷和奶奶,一下子变得灵醒了,她是她们的女儿呀。他们哭,像孩子一样流鼻涕和泪水。他们望着女儿的遗体哭啊哭啊,眼巴巴的——可怜巴巴的——盼着能把女儿哭醒。

  半年之后,爷爷病故;再半年之后,奶奶故去。他们寻找女儿去了。母亲住在黑豆里,爷爷住在酒瓶里,奶奶呢,住在每一件擦得亮亮的器具里……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andrinteam.com/baijiezi/6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