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眠风雅】鲟鱼之美(外一篇)

  星期天蓝兰项目放假,我便想去鲟鱼镇看看,鲟鱼镇跟枞阳县城一河之隔,是桐城市最远的一个港口之镇,卧江而栖息,现有人口一千多人,经济富裕,水陆路四通八达,也是桐城市最早的小康镇之一。

  那天早晨,我从迎宾广场乘2路公交车到南站下,在万商集渡口坐小船过渡,便到了鲟鱼镇。踏上一步步水泥抬阶,春的气息迎面扑来,河堤上垂杨吐出嫩黄鲜艳的叶子,桃花在热烈的绽放,水塘中戏游的鱼群濺起层层涟漪,天空中飞翔的鸽子编织着一道道亮丽的风景线……

  如今,鲟鱼让我感觉变化最快是该镇基础设施,宽敞的水泥路通向各家各户,居民的别墅楼群早些年就安装了自来水,全覆盖数字电视宽带网络,昔日那座二栋平房的学校,现在被竣立的三层大楼代替,

  我从鲟鱼学校门前走过,上了长河船闸之堤,“长河船闸”四个遒劲有力的大字是著名书法家诗人张恺帆先生所题写。

  我便走便欣赏桐城市海事处大院内盛开花草和郁郁葱葱的高大雪松,看看河堤下三三两两的妇女在洗衣。联想到1998年大洪水,我来鲟鱼采访的情景:原桐城市副市长盛晓明坐镇指挥抗洪救灾,镇长陈恒陪我察看了解,百余解放军官兵和抭洪水的人们日夜坚守在长江大堤上,查管涌,筑大坝,严防死守,冲锋舟在洪水浸泡的杨棚码头和鲟鱼咀之间穿越……

  而现在的长江大堤桐城段,由国家拨款全用石头和混凝土浇筑,坚固而厚实,长江大堤外的居民户全拆迁到内地,我徒步从沿江引河堤道上到船厂沙市、杨棚渡口、鲟鱼咀。江边很安謐,几艘船舶在卸铁粉、煤炭、沙石。

  一排排白杨林丛中,几只灰色的山雀在跳跃,几棵半载被江水泡烂的树墩子上有只硕大的麻蜂旋飞,鸣叫声很刺耳,湿地的草长势茂盛,灌木中一些野花俏丽开放,有两栋破旧民宅,留置昔日最后风情,如同这新生的金灿灿的油菜花,和那遗失在田野上枯荣的玉米桔杆,形成不协调的对比……

  在江边小路上漫步,我一直在想,在空旷的白杨林间,如果招商引资,开发一个旅游项目,建筑一些小木房,再购几艘游艇,聚食住玩乐一条龙的度假村,读书写作,赏景游玩,放飞心情,那将是多么烂漫的呀,多么令人神往。或者,利用长江的优势建筑一个有规模的“中华鲟”养殖基地,让水中宝石之鱼—鲟鱼,在江与海之间繁衍生长,那将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哟。

  改革开放中鲟鱼镇,招商引资,航运公司、轧花厂、水上加油站、水上养殖业、沙石市场等等成功范例不也让我们心为之动,眼睛为之一亮。

  鲟鱼之美,不关是它金贵的价值;鲟鱼之美,不关是富饶与美丽,而让人羡慕则是它一种追求完美的精神。

  午后,永安弟骑车把我送到一个叫莲湖江庄的小山村,我开始独自攀登架子山。村庄口有条分岔路,我选择靠北的一条,沿小涧溪埂向上走,路到村后山岫的高压电架下就不见,看看杂草丛生灌木荆棘,我只有凭着感觉往向上,猫似的前进。

  时有刺枝扎破手指,时有枯藤缠脚,或让或穿插而过,越往上越难行走了,坡度陡峭,我发现许多松树根部有野火烧过的痕迹,踏着腐烂枯枝败叶不到二、三百米,我摔了好几跤,拍了拍屁股,在山腰一块方石上坐下,一棵连体的二株枫树根部有窝,盛有一大青花碗雨水,我伸手洗了洗手,嗅觉到一股暗香飘然,像兰花?像……我眼睛四处搜索,鼻子上下闻之,竟没寻找到香源在何处。

  丛林中阒无一人,只有虫子鸣叫声,很湿燥闷热,我爬上那棵两余丈高的连体枫树,一阵阵风吹过,顿感凉爽,像只大鸟在树上小憩一会。到达这山顶两块巨石时,我发现一块像龟,一块像蛙,坐在其中一块像龟的石头,享受风的吹拂,鸟瞰下面块块有规则的棋盘样的厂企,公路如鞋带,车像蚁,河流似肌腱,一只船停在水中央,由于雾气较大,蒙蒙胧胧的,我遗憾看不见长江,林间几只鸟砉地飞出,望着山下翠绿树木,金灿灿的油菜花……我想我要是一只鸟多好,飞翔在蓝天大地之间。

  举目望去,离我要攀登的目的地还远哟,它在后山起伏的山峰之上呢,走到一个山坳,杂树林间盛开着一簇簇鲜艳的杜鹃花,绚丽多彩,让我欣赏许久,美有时需要去发现……

  山坡地上有新动的迹象,梅花蹄印,粒状的粪便撒在砂土上,我猜想可能是野猪之类的兽在此寻食过,警惕的注视四周,随手拾取一块石头,继续爬山,山脊荒草中有几座孤坟,坟冢背后的石头上有条小蛇,昂首望着我,看到我走近,飞箭似射出,躲藏在草丛里,

  蔷薇白色的小花微微摇摆,一只黄鹂站立的松枝上,两只白头翁的小鸟飞上飞下追打,我走上山中一条崎岖小路,脚步轻松好多,无路难行,有路多好。

  不一会就到了那块无名的巨石面前,它矗立在山峰的下方,绕过山中一些乱石杂刺,我来到巨石之下,旁边有株椿树和一棵白果树,这几块岩石聚合在一起,远看像一对夫妻搂抱小孩,在眺望什么?是江中帆船,还是东方的红日……另侧面有一种植被爬上石脊梁,藤蔓叶子嫩绿,相互缠绕攀爬,一种生机勃勃的生命在顽强地向上寻觅着。我贴近石壁,登上顶峰,石头表面之上,有几个小小石凼,蓄水清潵,水面上飘有些黄黄的花粉和几只蚁,干渴难耐,我撇开表面浮物,伸头喝了一口水,有点松柏青涩味。

  站在巨石之上,有一种自豪让尔感动,我的体验别人是无法感觉。在另一座峰峦中,我看见七、八户人家,住在山上,问问几个采茶的妇女,她们说那村庄叫龙王尖,下面的湖泊是菜籽湖,好奇心真想去看看,可由于时间的关系,加上天气不怎么好,我就没有去探访了。回来后,安弟问我感觉怎么样,我描述山上所见所闻,他莞尔微笑。

  有位友人说过,一千个女人,就有一千种风景。我敢说,一千座大山,就有一千个男儿壮丽经典的故事。

  读水,让我感到生命静美脆弱,阅山,让我感觉精神富贵久远!探险架子山,给了我别样的感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andrinteam.com/baitouweng/5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