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给我们留下好传统”——众人眼中的龚曲此里

  龚曲此里39年的军旅生涯中,担任的职务不少,走过的地方也不少。特别是在云南迪庆工作的24年,和他相识相处过的人,至今对他念念不忘,为他的事迹所感动,为他的精神所激励,也为他的早逝而惋惜。

  在迪庆,记者采访了数十位与龚曲此里相识的人,包括部队官兵、地方干部群众和他的亲属,讲述他们眼中的龚曲此里,采访常常被哽咽和抽泣所打断。

  从这一个个看似平凡的故事里,不仅反映出龚曲此里为促进民族团结进步所做的工作和贡献,更折射出龚曲此里心系藏区促发展、践行宗旨为人民、胸怀大局保稳定、勤奋敬业作表率的崇高精神。

  龚曲此里把解决基层战士的困难作为自己日常工作的首要问题,被官兵们亲切地誉为身边的“知心司令”。

  2006年底,副司令员带着机关几位领导冒着大雪看望新兵连的战士,当时大家都站在操场上列队欢迎,副司令员见此情景,马上命令所有人员回到班上,他一个班一个班的去看望新战士:和新战士们坐在火炉旁拉家常,询问有没有生活上的困难。西藏籍新战士扎西来自牧区,刚到新兵连汉语水平不是很高,和战友们在交流上有很大的障碍。龚副司令员知道这个情况后就鼓励扎西要好好学习,尽快适应部队的生活,同时也叮嘱我们新兵连的带兵干部要多关心牧区来的新战士,在生活上要多给予照顾,同时也要在训练上严格要求,使他们能尽快适应军营生活。

  没过几天,副司令就派人送来了几本汉藏对照的学习手册。每次到新兵连,副司令都要为新兵连解决一些实际问题。

  龚曲此里同志十分关心干部的安心、尽心工作,把随军家属的安置挂在心上,发挥当地民族领导干部人熟、懂行规的优势,把干部家属安置工作作为拴心留人,稳定干部队伍建设的一项经常性工作,有机会就向地方领导反映情况,带着干部找地方领导汇报困难。十几年来,先后有近10名干部家属经龚曲此里同志的努力,得到了地方妥善安置,为和谐军政关系和干部扎根高原奉献军营作出了贡献。

  龚曲此里同志经常与干部谈心交心,掌握干部的思想动态。当了解到有一名后勤干部因家庭困难、家属工作没着落而产生思想波动时,主动谈心,正面引导,解开思想包袱,第二天就带着那位干部去找州文化局长、副州长,报告困难,请求安置帮助,经龚曲此里同志反复做工作,在就业安置十分困难的情况下,地方领导终于点了头,要来编制,对这名干部家属给予了较好安置,解除了干部的后顾之忧。

  2002年4月,迪庆军分区帮扶泽通村争归、登高龙水、登高龙叶古3个社的盘山公路破土动工。为使有限的资金发挥最大的效益,龚曲此里带领由民兵组成的突击队,开山炸石、垒坎、推路,战斗在最前沿,仅用半年时间就修通了这条长达15公里的盘山公路。在高原修公路,每公里造价近40万元,而这条路总共仅用了97万元。

  通车那天,我和龚曲此里将全村70岁以上的老人轮流请到他们的车上,沿着新修好的公路来回“领略”了一圈。平生第一次坐上汽车的藏族老人洛安感慨不已:“没有,没有‘金珠玛米’来帮咱修路,这一辈子我恐怕连汽车是啥样都不知道,更不要说坐上汽车走出大山看风景!”

  我们的扶贫能这么深得民心,龚曲此里功不可没。龚曲此里与藏族群众语言相通,熟悉民情,不管是在城里还是在田间地头,他都能与群众打成一片。工作中碰到啥难事,只要他一到,用藏语与乡亲们一沟通,问题就解决了。

  1995年11月,我作为战勤参谋,跟随时任后勤部长的龚曲此里同志去德钦县检查征兵工作,一行4人,除我之外都是藏族人,坐在车上感觉到很不适应,听驾驶员吉称与海鸿助理员用藏语说话更不自在,闷着听他们吹牛。

  车刚出军分区一会儿,坐在前排的龚曲部长转头过来说:“这次下工作组我们都说汉话,不准说藏语,不然小杨听不懂,显得我们排外,心扭不到一起,工作肯定干不好。”在德钦各乡、镇、村社了解情况时,龚曲部长经常把与当地藏族群众交谈的藏语翻译过来给我听。直到现在,回想起那次下乡。心里都热乎乎的。看起来那么粗犷、职务那么高的一个人,在这些细小环节上心那么细,那么体贴关心人,和他在一起工作没什么任务完不成。

  龚曲此里坚持几十年如一日立足本职岗位刻苦学习,由一个不识汉字的藏族青年成长为素质全面过硬的军队干部。在参加部队组织的各种学习教育的基础上,还几十年如一日地坚持自学,认线个笔记本。他患有严重的高原综合征,从2000年起便长期服用丹参滴丸、随身携带速效救心丸等救急药品,但每次执行任务从不讲回报,顶着困难干、迎着危险上。他始终把党和军队的事业看得很重,而对个人进退走留从不放在心上,任副团职7年,他多次调换工作岗位毫无怨言,并在每个岗位上都干出不凡业绩。

  他的这些先进事迹,可以为广大官兵昭示一条正确的人生成长之路:正确处理价值实现的途径和方法,争取拥有更广泛的认同度,尤其是来自主流社会的认同度,那每个平凡的岗位都能成为实现自我、贡献力量的舞台。

  2004年4月的一天,龚曲此里下班回家,在一个路口碰见几名藏族青年正和收废品的我争吵。上前劝和后,龚曲此里看我不像本地人,便攀谈起来,知道我刚从四川富顺来打工,一时找不到工作,带的钱又花光了,只能靠捡废品维持生活。

  我是个外地的汉族人,和龚曲此里完全是萍水相逢,可他一直挂念着我。打听到一个建筑工地需要人手,立刻找到我,暂时解决了我的生计问题。但他还是不放心,觉得这不是长久之计。

  后来又帮我成立废品回收公司,并给我送来两万元的启动资金。事后才得知,这笔钱,是龚曲此里从亲戚家借来的。

  靠这两万块钱,我把废品回收公司办得红红火火,半年下来,不仅还清了借款,还赚了好几万块钱。

  我和龚曲此里是一个村的,从小一起长大,同吃同玩。他把亲戚、邻里关系都处理得非常好,遇到需要帮助的人,无论熟悉不熟悉,即使是乞丐,他都会毫不犹豫地帮助。从当兵、入党,到任副师级干部,不管在哪个岗位,不管在哪个地方,没有一个人说他不好的。送葬那天,来了那么多人,那么多花圈,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这是人们对他的肯定。

  他作风干练,遇事敢负责,无论是维稳还是扶贫,他都走到第一线亲力亲为。他给我们留下了好传统。

  他是个真诚的人,所以朋友很多,家里经常高朋满座;同时他又是个敢作敢为的人,这也是藏民族的一个特性,有什么就说什么,直来直去,和他打交道,比较痛快。

  龚曲此里非常热爱国防事业。我儿子2003年高中毕业,高考分数高出一本线多分,可以上一个很好的大学,我原本希望儿子今后最好能考个公务员的。我去征求龚曲此里的意见,他动员去考四川大学的国防生,还跟我说,好男儿志在四方。

  他热爱国防的那份真情,感动了我。我听从了他的建议,让儿子考了国防生,现在已经毕业分配到部队任排长了。

  2003年5月,龚曲此里回老家和村里的老人尼布谈心时,老人说:“年轻时,我们最爱唱《北京的金山上》。北京是啥样啊?要是能去北京看看,这辈子就值了!”

  看到满头银发的老人,了解到他们的渴望,龚曲此里记在心里了。聊天中,他得知村里还有25个70岁以上的老人,都想到北京去看看。他对老人们说:“我可以资助一点,坐飞机的钱我出不起,你们自己也筹一点吧。”

  回家后,他跟我商量,把家里仅有的8000元存款都拿出资助老人,又到县民政局帮助协调了一笔经费,一起交给带头的老人尼布,让他带着村里的25个老人到北京观光。

  这些年,这种事太多了。他太爱帮助人了,不管修桥、修路的缺资金,只要找到他,他都从家里拿钱去帮助。龚曲此里就是这么个人,总是那么善良、热心。

  他在家里比较“霸道”,这些事基本他说了算。当然,他对我感情专一,对我和娃都相当好,他拿家里的钱助人,我们都支持。

  在我的心中,阿爸是一个正直,热情,诚恳,充满爱心且热爱学习的人,他对别人很慷慨,对我们家人却很苛刻。他和妈妈资助和收养了很多人,在我和姐姐的世界里不时都会有新的面孔出现,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我们的兄弟姐妹,如今我们家已经成为了一个融合了藏、彝、白、汉好几个民族的大家庭。

  对于我来说,走上从军这条路,也是阿爸的意愿,2008年我从昆明陆军学院毕业,由于各科成绩都很优秀,被四总部评为全军优秀学员,按照有关规定我军衔高定一档且可以优先选择单位,当时学院领导也找到我让我留校工作,我也特别想留在内地,以便以后爸妈退休可以接他们到内地养老。我征求阿爸的意见,他在电话里对我说:“儿子,别人不回高原可以,你不回高原不行,因为你是我龚曲此里的儿子,你身上流淌着高原的血液,你要像阿爸一样回到生你养你的故乡,这里的老百姓更需要你。”

  如今的我已经在高原工作了,我一定会继承爸爸的遗志,沿着爸爸的路继续走下去。

  我出生于云南迪庆小中甸镇团结村一个贫穷的藏族家庭,现在迪庆州旅游投资公司卡瓦格博国旅集团工作。是龚曲“阿爸”生前无私的资助,给我缴学费、给我生活费,还让我住在他家里,我才最终得以完成学业,走上工作岗位。

  他是我成长路上的启明灯。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是他帮助了我,不苟言笑的他,却时常对我微笑,满怀爱心,一直把我当亲生女儿看待,我却连他最后一面都未曾见到。从我大学毕业到找到一份属于自己的工作,已经过去了4年多的时间,可我却不曾给他任何回报,就连一双袜子也没为他买过,我好后悔。

  关于人民网报社招聘招聘英才广告服务合作加盟供稿服务网站声明网站律师信息保护呼叫中心ENGLISH镜像:呼叫热线服务邮箱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1-20060139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andrinteam.com/longye/370.html